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丰碑

纪念八路军一一五师以及四野的前辈们

 
 
 

日志

 
 
关于我

寻找曾经在八路军115师浴血奋战的老战士,回忆曾经的战士剧社,作为115师老战士的后代,希望能够一起交流曾经的岁月,追忆军戈铁马.

沭河两岸军民鱼水情 【三】——吴岱  

2010-12-28 10:19:57|  分类: 红色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民群众是养育我们的父母,是我们从胜利走向胜利的力量源泉。我们团在滨海地区临沭、郯城和海陵一带,坚持抗日斗争长达五年之久,与当地人民政府和人民群众结下了浓厚的情谊。我们处处尊重地方党政领导,凡有重大活动,都主动向地方政府请示报告或一起研究决定;每当地方政府和人民群众遇到困难,我们部队都积极支援。同样,地方政府和人民群众对我们部队的困难,也全力帮助解决。他们支援部队打仗,不怕牺牲一切;他们照顾伤员,无微不至;他们参军参战,十分踊跃;他们把为子弟兵进点心意,看成是最大的光荣。
     一九四三年八月的一天,天气热的像蒸笼,河边柳树上的知了拼命地叫着,驻在沭河西后沿村的五连,为摸清马站和华埠的敌情,连长于峰德带着战士刘治国和许光先化装侦察。当他们钻出高粱地,走到一个村头刚刚踏上公路时便碰上了十多个伪军对面走过来,相距不到一百米。敌人见他们只有三个人,就拼命的向他们追来怎么办?硬拼,肯定要吃亏。为了保存自己,完成侦察任务,连长于峰德当即和小许敏捷的进入无边无际的青纱帐。走在前面的刘治国来不及退进青纱帐,便趁机跳进了一家老乡的院子。当时,这家只有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大娘和她的女儿。老大娘一看八路军跳进了院子,知道是敌人追的紧,二话没说,边让刘治国躲进屋里,此时街上传来了敌人的叫骂声,并开始挨家逐户搜人。大娘家里只有三间房子,躲无处躲,藏无处藏,娘俩非常着急,敌人已经到院外了,为了不连累老乡,刘治国争着要冲出去与敌人拼杀,大娘怎么也不肯。为了掩护八路军,她急中生智,马上让刘志国躺在炕上,并让女儿迅速打扮成媳妇模样,在刘志国身边,装成照顾病人的样子。原来这家人姓赵,姑娘叫赵秀珍,十九岁,她们懂得八路军是穷人的大救星,没有共产党和八路军,就没有民族的解放和人民的安宁。今天,亲人遇难,无论如何也得营救啊!她拿定主意,豁出命也要就这位八路军。不一会,保长领着三个伪军进了赵家院子。赵大娘马上迎出来抢先答话:“老总有什么事?”“有个八路跑进你家了吗?”伪军骂骂咧咧地进了屋子,一眼望见炕上躺着的刘治国,便问:“这是什么人?”赵大娘不慌不忙的回答:“老总,这是我闺女和女婿,是来看我的。”姑娘接着说:“我男人病了,刚吃了药,正在发汗。”伪军掀开被子一看,“病人”闭着眼睛,头上湿淋淋的。又用贼溜溜的眼睛,盯着炕沿下的刘治国那双沾满了泥的湿鞋,姑娘怕敌人看出破绽,马上接着说:“俺们早晨才从婆家回来,过河时不小心把鞋弄湿了。”赵大娘知道保长是替八路军办事的,于是暗暗地给他使了个眼色,保长点点头,忙笑着说:“老总,炕上的病人确实是她家的女婿,我认识,我可以用生命来担保。”敌人信以为真,走开了。天抹黑,赵大娘到村外看了看。敌人走远了,才把刘治国送出村子。
     地方政府对部队的关怀是无微不至的。我们每到一个村,村干部都忙上忙下为部队帮忙;民兵自动和战士一起站岗放哨,儿童团也争先恐后地跑来接受任务,有些开明人士,自愿当我们的联络员,一有情况马上报告,乡亲们说他们是“老四团的候补兵”。一九四三年,我们团二连护送去延安的三十名干部路过临沂城南敌占区,晚上行军,白天休息。有一天,他们大白天在离敌付家庄据点不到二公里的一个村子休息。正好这天伪军一个小队进村来催梁。为了保护二连和去延安的干部的安全,村自卫团秘密地在村外放哨。村干部安排伪军吃了一顿饭,巧妙地把伪军打发走了。当二连和去延安的干部睡足了觉,吃饱了饭,走出几十里路以后,这个村的保长才跑到敌人据点报告:“一大批八路军过来了,有几百人呢!”把敌人闹得坐卧不安。
     沭河两岸的人民群众,对我们四团的干部战士可以说是爱兵如子。干部战士从战场上负伤下来,家家户户都争着照顾伤员。
     一九四三年初,我团攻打郯城。战斗一结束,受伤的战士都被黑豆涧村的群众接去了。战士裴飞正和另一名伤员住在李大爷家里。李大爷和儿子、儿媳、孙子一家人挤在四处透风的厢房,而把正房热炕让给了裴飞正他们住,并把唯一的一床新花被拿给他们盖。裴飞正他们实在过意不去,执意不肯。李大爷竟难过的流下泪,他说:“好不容易轮到俺家照顾一次伤员,你们却这样客气,叫我们多么难受呀!”看到这情景,他们只好同意了。吃饭的时候,李大爷一家吃的是苞米稀饭,却给他俩每人煮了两个荷包蛋。
     一天,日军出来“扫荡”,村里群众顾不上照料自己家的东西,首先转移伤员。裴飞正躲在洞子里,前思后想觉得这样住在老乡家里,群众的负担太大了,他决定去找部队。于是,他爬出了洞,拖着一条负伤的退,走了几十里路,赶回团部驻地陈巡会村。部队领导见他伤还很重,耐心说服,又把他送回黑豆涧村。裴飞正哪里知道,当他从黑豆涧村出走后,可把李大爷一家急坏了,他们怕出什么事,天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翻山越岭把村子周围找了好几遍。全村人都为丢了一个伤员心神不安。当大家看到他又平安回来时,个个都惊喜万分。
     由于八路军在人民心目中享有威望,青年们把参加八路军看做是全村和全家的光荣。当时,临沭县流传着这样两句话:“参军要参八路军,当兵要到老四团。”一九四四年农历正月十五,临沭县在店头镇召开了几万人参加的参军大会,全县各区、乡、村,都有组织地欢送来参军的青年。有的骑着马,有的乘着车,个个戴着大红花。有的是妻送郎、父送子,有的是妹送哥,或是兄弟双双把军参。这一天,店头镇到处红旗招展,锣鼓喧天。妇女识字班、秧歌队边扭边唱:
         
            送郎送到大门外,
            满街张灯又结彩;
            战马叫,军号响,
            司令员来到咱村上。
            送郞送到十里亭,
            一队队英雄,勇敢去出征。
            妹盼郎哥立功传喜报,
            为人民,报国家,万古留英名。
    
     就在这一年,中共临沭县委决定,把农历正月十五定为“参军节”。每到这一天,全县都有成百上千的青年参军。一九四四年“参军节”,全县有一千零九十九人参了军。一九四五年又有二千六百人参军。在踊跃的参军过程中,涌现了模范区、村和模范家庭。大兴区顶子村的村长王瑞昌和支部书记王有宽,带领全村二十七名青年一起参了军。夏庄区的陈大娘有四个儿子,第一次,她送大儿子和二儿子参了军,两个儿子在战场上都牺牲了。第二次她又送三儿子和四儿子参军,她说:“俺今天能过上好日子,全是共产党和八路军给的,没有共产党和八路军就没有俺全家,所以,俺要送儿子去当兵。”经过村干部再三劝说,她才同意留下最小的儿子。一九四五年,她的三儿子负伤回家,陈大娘又把最小的儿子送到了部队。为了打击侵略者,赢得抗日战争的胜利,这位伟大的母亲做出了多么大的牺牲!试想,如果没有成千上万热爱子弟兵的母亲,没有成千上万的青年踊跃参军,英勇杀敌,就没有人民军队的发展壮大,也就不可能有抗日战争的胜利。我记得当时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

            红旗展,歌满山,
            滨海来了老四团。
            打鬼子,捉汉奸,
            军民并肩齐抗战,
            鱼水难分心相连。
     这首歌真是的反映了沭河两岸军爱民、民拥军、军民团结如一人的生动情景。


 

  评论这张
 
阅读(491)| 评论(1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