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丰碑

纪念八路军一一五师以及四野的前辈们

 
 
 

日志

 
 
关于我

寻找曾经在八路军115师浴血奋战的老战士,回忆曾经的战士剧社,作为115师老战士的后代,希望能够一起交流曾经的岁月,追忆军戈铁马.

血战横山——作者 翟 仲 禹(38军史)  

2011-01-11 13:30:00|  分类: 回忆战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四四年,滨海支队在藏(苍)马地区开辟根据地。这一年,春天来的特别早。三月里绿油油的麦苗就挺高了。我们一手拿枪保卫根据地,一手拿锄助民生产。那时我们二十六团占据着横贯南北的横山,形成了一个天然屏障,加之横山前有龙古山和丁家村两个突出的高地,象一把老虎钳子正张开似的,是敌人不敢轻易的迈进一步。对面就是日寇的草场、旺山、塔山等据点。仅一山之隔。我们常常神出鬼没的袭击敌人,给敌人很大的打击。
     三月七日,支队部通知说:敌人可能要“扫荡”。
     三月八日,一连连长张建华派通信员送来报告说;鬼子骑兵奔西北方向来了。根据情况断定,敌人可能要偷袭支队部。我们连以向横山靠拢了。
     紧接着,支队部又来电话通知:“泊儿镇敌人,企图趁我们刚站住脚,想把我们挤出藏(苍)马地区;集结了日寇百余,在伪军李永平残部千余人配合下,分三路向我根据地涌来------”
     情况来的又突然,又紧急。我立刻派通信员去传达命令:“叫六连从柴家沟出发,迅速占领主峰。”“叫二连坚守龙古山前沿。”
     然后,我带着警卫员小李,向通往支队部的要道口走去。这时,一连已经堵住了的敌人的去路。一连长见到我便说:“副团长,方才那个报告刚送去,又从南面来了一股敌军。”这就更证明了敌人偷袭支队部的企图。于是我向一连的同志们说:“敌人想搞夸我们的领导机关,使我们失去指挥。我们要粉碎敌人的阴谋。保卫住要道,就是保卫支队部。”
     天刚蒙蒙亮。二连在龙古山先和敌人打上了。枪声密集的传来。这时攻打要道口的鬼子骑兵也出现了。他们挥动着洋刀。刺马针不断的刺着马肚皮,像群饿狼似地,愈来愈近了。一进入有效距离,一连的机枪“嗒嗒嗒------”猛烈的响起来,鬼子纷纷摔下马去。马嘶叫着到处乱跑,其余的掉转马头退回去了。
     趁战斗的间隙,我考虑到二连的战斗:龙古山是一个突出点,腹背受敌一定很吃力,加上六连还没有赶到横山主峰。可是派谁去呢?只有一连靠近主峰,但是,保卫要道口的战斗也很重要,如果抽调一个排,一定是很吃紧的。我正在左右为难,一连长张建华走过来,像猜透了我的心里似的,向我提出了建议:
     “副团长同志,我建议把一排抽调去占领主峰,吸引敌人火力,支援二连战斗。”
     我采纳了他的建议,心里默默地赞扬着这样的指挥员。
     天大亮了。我拿起望远镜,向横山主峰观察。敌人的八八式炮弹和六0炮弹,炸得山头土石乱飞,鬼子和汉奸正往主峰上爬,眼看到山顶了。我心里正急,主峰一丢失,我军就要处于不利地位。我又往山两侧看去,一排战士正奔向主峰,和敌人展开了抢占主峰激烈竞争。我们生龙活虎般的战士,终于抢先两步占领了主峰。
     一排长李锡兴跑在最前面,一阵手榴弹,把鬼子打的死的死,伤的伤,连滚带爬的退了下去。这时站在我身旁的警卫员小李情不自禁地高喊起来:
     “打得好啊,一排同志们,再使劲打他狗日的!”
     敌人被打乱了,群集在山下喘息。这时,六连已经赶到了。于是我命令六连连长崔凤祥赶快带领两个排,向敌后迂回,插入敌人心脏。
     他们走后,进攻要道口的敌人,第四次冲锋开始了。这时,一连的干部只有指导员石银洲带领两个排守在公路两侧。他压低嗓子说:
     “同志们要节省弹药,等敌人靠近再打。”鬼子骑兵“哇哇”的跑上来了。
     “打!”机枪扫了过去,敌群又乱成一团。许多鬼子摔下马去,被马蹄子踏的叫苦连天,又退下去了。一个鬼子指挥官狂暴地挥起刀,“哇哇”了几句日本话,鬼子又一窝蜂地向我阵地涌来。这时,我们只剩下几颗手榴弹了,子弹也不多了。但是,鬼子的机枪还不住地射击着。情况显地非常紧急。一连指导员跑到我身边,对我说:
     “副团长,你还不离开阵地呀!”警卫员小李也接着说开了:“副团长,你还是离开这里吧!”
     我们的部队,都知道在危机的情况下保护首长。可是,在这个时候,指战员是不能后退的。于是我没好气的回了他们一句:“你们别管我!”小李还是不停嘴地唠叨着,我不理他。指导员刚想张嘴说什么,我抢先命令他:“赶快上刺刀!”
     这时,从敌人后面响起了枪声。一连同志叫了起来:“六连打响了!”
     一连指导员也趁机喊起来:“同志们,六连打响了!我们冲啊!”于是,战士们都像猛虎似的向敌人扑去。拼掉了几个鬼子,敌人就退了回去。一个小战士用脚踢着鬼子的尸体说:
     “鬼子吃咱中国饭不花钱,吃的真肥呀,刺刀捅进去后都拔不出来。”逗得大家都笑了。
     天渐渐黑了,我们不知不觉战斗了十一个小时。敌人虽然攻下左翼前沿阵地,但四面受敌,伤亡惨重,已经支持不住了。想跑,可是,退路已被我警卫连堵住。敌人无路可逃,逐重整旗鼓向主峰扑来,企图抢占制高点后,掩护残兵败将撤退。在一阵排炮过后,伪军在前,鬼子在后,牛群似的向主峰涌来,守卫在横山东北的六连三排一见不好,便忙用火力还击敌人,支援主峰,可是仍未解危。一排由于弹药耗尽,一直战斗到最后一个人。垂死的敌人以百余人死亡的代价占领了主峰前沿,而后又挣扎着向主峰爬去,坚持主峰阵地的三排,由于复仇心切,想趁敌人立足未稳,从右侧绕到敌后夺回前沿阵地。但主峰空虚,残敌乘势登上主峰。我三排和一连人员,由于敌人机枪封锁厉害,只好退到山后河沟里。
     敌人大队准备分两路逃走了。我命令炮一连,用仅有的一门迫击炮向敌人射击,掩护二连夺回制高点。炮弹准确地落入敌群。鬼子掩护撤退的机枪哑巴了。我们又夺回了横山主峰。这时,机智的一连三排长张富存,便领一个班带一挺机枪,从小道绕到了丁家大村。敌人像夹尾巴狗似的刚逃到村头,我们的机枪便扫了过去。为首的一个鬼子军官刚喊半句话就摔死在马下,其他的敌人不管东西南北的跑乱了。
     与此同时,三连也招待了逃跑的敌人一顿“晚餐”,敌人便狼狈不堪的退了回去。就这样打算“扫荡”几天的敌人,不到二十四个小时的功夫,就被扫回去了。
     太阳落山了,敌人留下了三百多具尸体,随着黄昏的残云消失在地平线上。
                    《军史旁编》陆军三十八军政治部

  评论这张
 
阅读(840)| 评论(8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