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丰碑

纪念八路军一一五师以及四野的前辈们

 
 
 

日志

 
 
关于我

寻找曾经在八路军115师浴血奋战的老战士,回忆曾经的战士剧社,作为115师老战士的后代,希望能够一起交流曾经的岁月,追忆军戈铁马.

淮海战役亲历记——“一炮打下一辆坦克”——迟浩田  

2011-11-23 11:22:35|  分类: 回忆战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过三昼夜的迂回追击堵截,华东野战军完成了对杜聿明集团的战役合围。被围困在陈官庄一带方圆十几公里内的杜聿明集团,断水断粮,饥渴难耐,于是抢掠百姓,宰杀军马,甚至挖老鼠洞求梁,一幅幅惨状难以形容。从12月下旬起,连降几天大雪,到处白茫茫一片,气温骤然下降,猬集于田野、沟壑中的国民党兵,冻饿而死者不计其数。而我军在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援下,粮食、弹药供应充足,士气高涨。我让战士一面用广播筒劝降和瓦解敌军,一面用馒头等食物诱降国民党兵。开饭时,大家就喊:“蒋军弟兄们,我们这里有热包子、大馒头,过来吃点吧!我们保证不开枪------”那些饿极了的国民党兵,不断偷偷溜出来向我军乞食。有的战士开玩笑说:“只要有个馒头,就能抓到俘虏。”
   1949年1月6日,我军向杜聿明集团发起总攻。我们9纵担任西面和西北面的主要突击任务。在第73团的阵地上,7连掩护三营进攻。国民党军的坦克喷射着火舌,向7连阵地扑来。战士们急中生智,在壕前挖一些小坑,堆上高粱杆、玉米秸和干草,燃起浓烟。国民党的坦克兵闹不清是什么战法,我们则趁着敌人的“乌龟壳”畏缩不前时,加紧修复掩体、工事,把战壕连成一体,有的战壕挖到了国民党军阵地中,打起了“地道战”,逼得国民党军中只好步步后撤。
   1月10日拂晓,天刚放亮,凛冽的寒风使劲的刮着,空气中夹杂着浓浓的火药味和国民党军施放的毒瓦斯气味,极度疲劳的战士们,正在战壕里抱着枪熟睡。我担心国民党军偷袭,和连长轮流值夜班,一连几夜熬得眼泡又红又肿。查完一遍哨后,我找到一片洼地想“方便”一下,可是由于连续缺水上火,大便干结,蹲在那里怎么使劲也拉不出来。这时,突然从远处传来“轰隆轰隆”的马达声,我意识到是国民党军的坦克来了,急忙喊司号员吹号。急促的号音真灵验,不但驱散了疲劳,连大便也痛快的排出来了,我马上组织迎击敌人。
   国民党军的坦克共有20多辆,在我军层层阻截下,冲到我团阵地时还剩下11辆。大家对打坦克感到很新鲜,情绪高涨,一点也不害怕。我说:“蒋介石送来了坦克,让我们常常‘啃’坦克的味道。几十万敌人都被消灭了,剩下几只‘乌龟壳’还能跑掉?我们的穿甲弹就是它们的‘克星’,一定能打它个底朝天!”战士们个个嗷嗷叫:“打,打,打它个底朝天!”
   我带着班长陶仁祥和战士李宏各、李彪,抱着火箭筒和炸药包冲上去堵截。国民党的坦克兵,连忙开炮轰击,可慌忙之中哪还有准头,我们机智地避开敌炮火,几下快速的匍匐前进,就靠近了坦克,然后冷静地以坐射的姿势端起火箭筒,之一发穿甲弹,就击中了坦克的右前侧。随着激烈的爆炸声,坦克里冒出一股浓烟,但它还挣扎着跑。陶仁祥火了,他赤手空拳冲到坦克跟前,“噌”的一下子爬上去,大喊一声:“缴枪不杀!”
   坦克盖掀开了,四个国民党兵双手举着枪,钻了出来,战战兢兢地喊着:“别打了,我们缴枪!”为首的一个高个子,向我祈求说:“长官,我们投降,我是战车一团三连连长陈荣基。我们已经好几天没有吃饭了,肚子都饿瘪了,能给我们弄点吃的吗?”其余几辆国民党军坦克吓得逃之夭夭。我们团立即集中所有的火箭筒,乘缴获的汽车紧紧追赶,我也带了几个战士,坐上一辆汽车,瞅准一辆坦克追去。在兄弟部队配合下,终于将敌人的坦克全部截住。
   几天后,第9纵队政治部用蜡刻板印的《胜利》报,登出了我写的新闻稿:《一炮打下一辆坦克》。

  评论这张
 
阅读(456)| 评论(1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