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丰碑

纪念八路军一一五师以及四野的前辈们

 
 
 

日志

 
 
关于我

寻找曾经在八路军115师浴血奋战的老战士,回忆曾经的战士剧社,作为115师老战士的后代,希望能够一起交流曾经的岁月,追忆军戈铁马.

北大山的日日夜夜——(二) 作者 牛玉华  

2011-02-24 13:39:33|  分类: 红色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棉衣刚刚做好,鲁中军区党委专门派了地方部队的几位便衣给我们送来一点粮食,告诉我们,我们上山的第三天(11月4日)的黎明,敌人的主力部队采用长途奔袭、分进合击的战术,突然奔袭了住马牧池的山东纵队指挥机关。11月5日夜,一一五师政委罗荣桓同志,经过周密的部署,没费一枪一弹,率领几千人的大部队从留田向南突出敌人的重重包围。但丧心病狂的敌人,还要进行更残酷的“扫荡”,要我门暂时在山上住一个时期,有什么情况以后再告诉我们。听完来的同志的传达,我们才发现旁边蹲着正在抽着旱烟袋的房东老大爷,身旁放着半袋黄豆和黑豆,还有煮熟了的地瓜。地瓜用破棉花套子包的严严实实的,拿出来还有点热乎气,同志们美美地饱餐了一顿。房东老大爷笑眯眯地看着我们:“吃吧,吃吧,吃饱了在山上多编几支歌,写几出戏,等到反‘扫荡’胜利了,回去唱给乡亲们听,演给乡亲们看。日本鬼子这些王八羔子,都是些狼心狗肺的家伙,咱庄家叫他糟蹋不成样子了!我家几间草屋也被他们烧了,等反扫‘荡胜’利了,我盖起新房,你们再来住。”从来的同志们口里,我们知道,他们能爬上北大山找到我们,就是这位老大爷从熟悉的小路上给他们带的路。大家拥上前去,向大爷问长问短,听到他家大人小孩都还好的消息,才算放了心。
     我们有了黄豆和黑豆,又有了新棉袄穿着,便躲在防备敌机的地方,有的编歌,有的写戏了。山下的老乡们,也经常上来给我们送信,告诉我们一些根据地人民和日军及汉奸斗争的情况,我听了一位大爷说的一个民兵杀敌上山的动人故事,热血沸腾,激动万分,一口气写出了这样几句墙头诗:
          听说鬼子来了,
          我急忙和同志们爬上东山。
          两天两夜麻雀战,
          打得敌人人仰马翻。
          敌人败阵啦,
          才想到两天没吃一口饭,
          眼前发黑肚里饿,
          浑身无劲口里干。
          想到小娃和她妈,
          一口气往村里窜。
          悄悄溜到门口,
          听到小娃撕破嗓子只喊。
          进屋一看,
          全身颤颤,
          孩子他妈手里拿着剪刀,
          向着那个家伙呲牙咧嘴的脸。
          我顺手摸起锅台上的菜刀,
          “喀嚓”一声,
          人头落地,脸朝天,
          我抱起小娃拉起他妈,
          锅、碗、瓢、盆忍痛地丢了吧,
          等到歼灭了敌人,
          咱回来再从新建设家园。
     队长看过之后,交给一位上山联系的同志,请他带到部队,设法多油印一些,散发到各庄,当宣传材料。反“扫荡”胜利以后,我们回到山下,还看到许多村庄的墙上,贴着这首油印的墙头诗,心中乐悠悠的,自卫的想,总算在反“扫荡”中做了一点宣传队员应该做的事情。其他同志也写了一些顺口溜和活报剧。
     快一个月了,我们还没能下得山来。几个年纪较小的同志,有的说:“光吃草根拉不出屎。”有的说:“吃了黑豆光放屁!”队长看着同志们一张张又瘦又黑的脸,提议将老乡送上来的黄豆,到那位放羊的老大爷那盘小磨上磨几碗豆浆营养营养。我说:“喝豆浆不解馋,咱不如做点豆腐吃。”这个个建议比队长说的更受欢迎,但当队长问谁会做豆腐时,大家哑口无言了。我壮着胆子说:“我在家的时候看见妈妈做过,只要有点做豆腐点的卤水,想试试看。”几个小同志自告奋勇到山上躲“扫荡”的人家找卤水,说巧也真巧,在那位放羊的老大爷家里找到了点豆腐的卤水。大家忙着泡豆子,磨豆浆,剥蒜瓣,多么想吃上几口豆腐!可是,我虽然看到母亲做豆腐,但多少豆子要点多少卤水,却没有实践经验,也忘记了问问大娘应当怎么点卤,一锅热气腾腾的豆腐做出来,大伙争着去尝鲜。我尝了一口,又白又嫩吃到嘴里苦涩涩的,自知是卤水太多了。同志们却都说好吃,没有一个说苦的,只有队长低声在我耳边说:“卤水下的太多了吧?自己没亲自做过,也不去问问大娘!”我红了脸说:“有了这次实践经验,下次再做,保证不会再苦了!”队长一边吃着豆腐,一边咬着蒜瓣,向同志们笑着:“咱们总算吃着自己做的豆腐,等反‘扫荡’胜利了,再下山吃老大娘做的嫩豆腐!”同志们嚷嚷着:“自力更生嘛!俺尝着自己做的豆腐更有滋味!”“不管什么滋味,总算是自己做的!”
     区党委又派人上山给我们送信了,我们高高兴兴地围着听反“扫荡”的胜利情况。来的同志告诉我们:这次反“扫荡”可真够残酷的,取得了很大胜利,也遭到不少损失;消灭了大量敌人,我们自己也牺牲了一些好同志。现在还继续进行着激烈的反“扫荡”战斗。北大山下面,敌人已经放火烧了许多村庄,很可能还要在这里进行更大规模的“铁壁合围”。要我们跟着一股小部队从北面的小路下山,向以取得反“扫荡”胜利的泰山区转移。

  评论这张
 
阅读(402)| 评论(7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