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丰碑

纪念八路军一一五师以及四野的前辈们

 
 
 

日志

 
 
关于我

寻找曾经在八路军115师浴血奋战的老战士,回忆曾经的战士剧社,作为115师老战士的后代,希望能够一起交流曾经的岁月,追忆军戈铁马.

到敌占区去——在敌伪据点之间工作--作者 张恺  

2011-05-04 14:39:05|  分类: 红色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镇东近津浦铁路,西临微山湖,是鲁南与冀鲁豫抗日根据地联系的纽带,也是山东、华中根据地去党中央所在地延安的必经之路。因此,它既是微山湖的重镇,也是鲁南地区具有一定战略意义的重镇,所以,敌人在此长期住有重兵,设有据点,夏镇是依着微山湖,沿着老运河边上南北约十余华里狭长的大镇子,虽连接一起却是有几个村子组成,比较松散。其中心是三孔桥,为日军据点,位于南边的南庄,有不久前增设的伪军据点,我就住在这两个据点的中间,敌人过往频繁,对工作十分不利。不仅如此,对我来说,还有另一层的困难,那就是伪军中有几个是从我军叛变过去的,有的我还认识。一个名叫朱玉相的伪军头目当过土匪。1938年初参加了抗日游击队,曾在苏鲁人民义勇队当过第三大队的队长。当时我曾在三大队四中队当过指导员,另一个姓郑的伪军原是根据地的民兵,敌人扫荡时,我曾和他们在一起爬过山头,打过麻雀战,这些事虽已过数年,我又换了装,但如正面相遇,还是不难认出的,然而,我却在群众的掩护下顺利的工作。
   夏镇特支委员会3人,除我以外,还有组织委员、宣传委员。他们都是当地的贫苦农民。我们的住处临近,可以说经常碰头。特别是组织委员张新廷同志的家,就在我住的隔壁。我外出工作时,多是由他领路和掩护,特支委员会也多在他家开。他家是贫雇农,住在大路边上的几间草屋。他的母亲和妻子为掩护我们的活动,就常在大门外放哨,当有生人靠近时,她们总用很大的声音与来人打招呼,以通知我们准备应付。当时特支的主要工作是围绕着抗日战争这个中心来进行的。具体工作内容是:及时分析研究党员和群众的思想动向,有针对性的进行教育,以坚定地抗战信心,监视敌人的活动动向,随时传送情报,慎重地个别联系积极分子、发展党员。这些工作经过特支讨论后,多是由当地的支部和党员同志分工、分头采用秘密的方式去进行。有时我外出去工作,也多是以走亲访友的形式,在群众掩护下,个别的与党员和积极分子接头谈话。这对我这个在根据地里习惯于公开工作的人来说,真是个大难题。总觉得秘密工作太束缚手脚,工作进展太慢,常为此而着急。但是身处敌伪据点,为保存和发展党的实力,也只得一点一滴的谨慎地进行工作。
   尽管这样,在敌人据点里,还是随时会遇到危险的。有些时候,事先得到情报或发现情况采取防范措施,就避免了发生意外。有一次我们正在湖里一个住家的船上开县委会议,忽然,在船头上了望的同志报告说岸上有人活动并朝这边窥视,我们就撑起小船,进入苇棵、荷花丛中隐蔽起来。还有,当得知日本兵出动查户口时,我就挎上篮子,领着小妹,像是到湖里采莲子,打蓬叶的样子,远远避开。也有些时候,事先并无情况,而是出乎意外地与敌人正面遭遇,这就难以应付,也是很危险的。这种情况,我记得最清楚的有两次。
   一次是6月中旬的一个傍晚,我领着王吉德同志10岁的小妹,到日军据点三孔桥去与党员接关系。我们从南往北走,迎面来了一伙伪军,喝得醉醺醺地从北往南走,我怕与他们相遇出麻烦,就转弯向小路上走去,心里发慌,步子也就紧了点,这引起了伪军的注意。他们10多个人,立即分成两路,包抄过来,一方面吆喝着,一方面啦的枪栓哗哗的响,截住了我们去去路厉声问道:“是干什么的?到这里来干什么?”我们只好站住镇静地回答:是庄上的老百姓,到地里来看看豆子旱的怎么样了。那时,豆子刚种上不久,适逢天旱。伪军上下打量着,对我们将信将疑。这时,一直在我身旁的小妹,机灵地拉着我的手说“大姐,咱们回家吧,告诉大哥豆子旱了。”伪军可能听着像那么回事,才放过我们,绕回大路上回家了。这是我到敌占区后第一次与敌人正面答话,心里虽然有些紧张,但表面还很镇静,举止言语竟没有露出什么破绽,特别是机灵的小妹帮了大忙。这一次的临危转安,使我暗自庆幸。当晚我们从三孔桥工作后回来,一直在暗中保护着我的特支组织委员张新廷同志告诉我,他当时吓坏了,以为这次一定要遭难,可很快又没事了,他还有点莫名其妙,不知我们是怎样把敌人应付过去的。当我把情况告诉他时,他也高兴地笑了。
   还有一次是麦收以后的一天下午,王吉德同志全家人在门外麦场里打麦,小孩子们也都在过道里玩耍,我就趁着这个机会掩上门,在东屋里看报。那时交通不便,我们的报纸要通过地下交通站才能转送到敌区,一来就是一大卷,一时看不完,整张存放又不行,就只好把重要的需要仔细阅读的社论文章等剪下来,便于存放和随时翻阅,正当我集中精神看剪报的时候,有几个伪军从南往北路过,跑到大门过道里老乘凉喝茶,家里人赶紧应付他们。我由于聚精会神滴弄报纸,外面乱哄哄的一阵,竟没有发觉。后来,忽然听到有几个伪军跑到院子里来,声言要到各屋去看看,这时,我真的有些慌了。我手边的报纸虽已大部收拾起来,可剪下的边边角角还有些散落在地上。这时既不敢扫,也不敢发出什么响声。正在我十分焦急的时候,只听到二嫂跟过来,一方面把他们往北屋里引,一方面解释说,全家人都在外面打场,这你们都看见了,所有房门都掩着还会有什么人呢?还是到外面凉快喝茶去吧!听她这么一说,伪军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就走了。这一次,我又在大家的掩护下临危转安了。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敢粗心大意了。
   通过这段实践,我对于敌战区的环境和工作,已逐步熟悉。在县委领导下及微湖大队武装斗争胜利的支持下,我们特支的工作,随着整个敌占区工作的发展而逐步深入地开展起来。通过宣传教育,广大人民群众的觉悟提高了,更加坚定了抗战胜利的信心,从各方面掩护和支持我们的工作,培养、锻炼了更多的积极分子。他们通过各种关系,采取多种形式,联系群众,配合我们的工作,伪军人员,在我们政治攻势和武力震慑下,“留后路”的人多了,对我们活动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就迫使少数死心塌地的汉奸,不敢任意寻衅找事,日军也只能蹲在据点里成了聋子和瞎子。这就形成了更加有利于我们开展工作的大好形势,大家为此而欢欣鼓舞。在这里,我亲眼看到了人民战争的伟大场面,亲身体会到了人民战争的伟大力量,也就更加确信,日军入侵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必然遭到灭顶之灾。

  评论这张
 
阅读(403)| 评论(7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