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丰碑

纪念八路军一一五师以及四野的前辈们

 
 
 

日志

 
 
关于我

寻找曾经在八路军115师浴血奋战的老战士,回忆曾经的战士剧社,作为115师老战士的后代,希望能够一起交流曾经的岁月,追忆军戈铁马.

烟 斗  

2014-05-26 15:10:34|  分类: 红色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假如你会抽烟,而又喜欢抽烟丝的话,你可以到百货公司去买你最喜欢的烟斗。那里有各种各样的烟斗供你挑选。但是,在过去的战争年代里,我们用的都是长短不同的旱烟管儿,很少有人用烟斗。虽然它即方便,又大方,解放区却没有卖这种洋玩意的。不过,也有例外。记得在山东根据地,就有人自制烟斗,而且制作的相当纤巧、精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至今不能忘怀-------
    那是1941年,过了盛夏的八一建军节,天气就一天天地凉快起来了。晚饭后,凉风习习,吹散了一天的炎热暑气。我们115师战士剧社的几个同志,相约在驻地村外散步,沿着土围墙,向村子北头的广场走去。
     这个村子叫蛟龙汪,是鲁南滨海地区较大的村镇。八一建军节,师部在这里举行了敌后少有的军事大检阅。
     走近广场,远远地看去,有几个人聚集在那里闲谈;再走近一看,坐在双杠上的,是罗荣桓政委。
    “来来来,到这边来耍!”罗政委向我们招手。
     罗政委从双杠上跳下来,连同那几个参谋、警卫员,与我们席地而坐,围成一个小圈圈,无拘无束地闲谈起来。
     谈话依然是从纪念八一建军节开始的。以后,罗政委又讲了秋收起义,跟随毛委员上井冈山的故事。他建议请肖华主任把我们这些“文化人”组织起来,把红军时期的斗争——包括二万五千里长征,用文艺的形式表现出来。
     罗政委在敌后指挥部队作战,给干部作报告,平时给我们的印象,是非常庄重而严肃的。我们都非常尊敬他。但象我们这样席地而坐,促膝侃侃而谈的机会,对我们来说,的确是不可多得的,感到格外的亲切。
     说话间,来了个卖花生的老乡,挎着个篮子,见我们这一堆人,以为碰到了买主,便在旁边蹲了下来。他那知道,我们那时的津贴很少,又刚过了个“八一”节,钱已花光了。包括罗政委,大约也和我们一样一文不有。任凭那个卖花生的老乡吆喝了几声,也没有人理他。
    说来凑巧,正在这时,四科(管理科)长黄明亮也散步走过来了。罗政委见了他,笑着对我们说:     “大老财来了。”便大声喊道:
   “四科长,请客,请客!”
     黄科长一看我们一堆人都注视着他,等待着他,二话没说,就掏了两毛钱,称了花生,往中间一倒,我们就毫不客气地吃起来。
    一面吃着花生,一面谈笑,气氛更加活跃了。待花生吃的差不多了,我们剧社的戏剧教员仇戴天同志便掏出小烟袋来抽烟。抽烟,是有传染性的,接着,凡是会抽烟的,都不约而同地掏出烟袋来。罗政委看大家要抽烟,便急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大鸡牌香烟,一支支地散给大家,让抽他的纸烟。
      在1941年的敌后,生活是很艰苦的,不仅吃的饭菜,就连抽的旱烟,也经常“断顿”。烟瘾上来,有时抽豆叶,有时还抽过花生壳儿!至于纸烟,那真是“久违”了。接过罗政委的纸烟,大家真象“会餐”
    一样的高兴。
     仇戴天同志第一个打着火抽起来了,大家跟着引着了火,也抽起来。罗政委看仇戴天同志打火打得这样熟练,笑嘻嘻地点头称赞,并把打火的一套家伙要过去,也试着打。但他那双指挥千军万马的手,可以标画地图,可以书写作战命令,也可以起草书写发给延安党中央、毛主席的电报,而现在打起火石来,却显得那么笨拙,那么吃力,连打了好多下,甚至连个火星也没迸出来。他终于摇了摇头,承认彻底失败了,把火镰等家伙交给了老仇。
     这时,他又注意起我们每个人的烟袋来:铜烟锅,玻璃嘴,杆儿有的长些,有的短些,烟杆儿上都系着个烟荷包儿,里面装着火镰、火石和引火媒的小竹筒儿。罗政委笑着说:
“日本侵略者把我们逼得过起原始生活——打起火石来了;还好,再退一步,就要钻木取火了!”
一句话把大家说得乐起来了。罗政委让我们一个个打起火石来,表演给他看,看看谁的手艺高。待看到     我们剧社的朱明队长打火时,罗政委注意到:他不象我们拿的是旱烟管儿,而是一个形状象个大问号似的烟斗。罗政委惊异地要过来看了看,问:
     “你是那儿买来的烟斗?”
     在那时鲁南解放区的穷山沟里,哪有卖这种洋玩意儿的?我们便七嘴八舌地罗政委这个烟斗的来历。
在师政治部文娱科里,有个干事叫杨林祥的。因为他们兄弟二人同时参军,他是老大,我们都叫他大老杨。大老杨从小生长在北平,是个在天桥摆小摊的手艺人。他心灵手巧,技艺超人。他竟在即无图纸、资料,又无顺手的工具的情况下,做出了山东敌后第一把土造小提琴;往后,在马鞍山修建抗日烈士陵园时,他又在没有起重机等大型机械的条件下,用他自己发明的土吊车,指挥工人把十几米高的整块势头的纪念碑竖了起来,成为解放区有名的土工程师。他做的烟斗,刻工精细,光亮滑润,淡淡的油漆下面。露出圈圈点点的木质花纹。罗政委听了,非常高兴,频频点头称赞,但又不解的问:
   “这象牙弯把和这个金箍箍儿,是哪儿来的?”
     我们被他的话引得哈哈大笑,忙告诉他说:
   “这把儿是牙刷把儿弯成的,磨得光洁,好象象牙;那“金箍儿”,是一段截下的子弹壳儿!”
    罗政委听了,更是高兴,爱不释手地玩弄着那个烟斗。朱明队长看在眼里,便说:
   “罗政委,送给你用吧!”
    “不,不,不,”罗政委连忙说,“我怎能掠人之美?”接着,他便托我们转请大老杨同志也给他做一个同样的烟斗,并说,“需要什么材料,由我供给他。”
     我们告诉他,什么材料也不用给。山上有的是枣木的、桑木的疙瘩,而最好是黄杨木的;至于牙刷把、子弹壳儿,更是不成问题。
    “四科长”,罗政委严肃的说:“今后我有了烟斗,就再也不要给我买纸烟了;也不要买火柴,给我搞一套打火的家伙,我也学着打。”
      之后,他又问起我们平时抽烟的情况。一听说我们平时抽豆叶、花生壳儿,就对四科长说:
     “他们是文艺工作者,要搞写作,演出,都要熬夜,还得和大家一样地行军、打仗,没有烟抽怎么行?以后剧社的教员凡是会抽烟的,每人每月发一斤烟叶,并定成制度。听到了吗,四科长?”
     从此以后,不论在怎样困难的情况下,我们每月都能领到一斤旱烟叶。每当我们开夜车突击工作或是夜行军极度疲劳的情况下,抽一锅油炒的烟叶提提神,就想起罗政委对文艺工作者的关怀。
     大约过了一个月后,大老杨做了一只新的烟斗,送给了罗政委。从此,他真的再也不抽纸烟了。不论行军,打仗,办公,作报告,都抽着那只土造的烟斗,和我们一样吸着鲁南土产的旱烟叶儿。不过,他大约始终没学会打火镰。记得有一次在师直属队作形式报告的时候,他把烟斗里装满了烟叶儿,却仍然是划着了一根火柴-----
     虽然在战争的艰苦环境中,一个战略区的领导人,抽几包纸烟,并算不得怎样“特殊”,然而,罗荣桓政委却严格要求自己,说到做到。这尽管是一件生活小事,但他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崇高的精神,不正是形象的说明我军官兵平等、同甘共苦的光荣传统吗?不正是这种光荣传统鼓励着广大战士和人民去争取战争胜利的力量源泉吗?整整40年过去了,罗荣桓同志已离开了我们,我也早把烟戒掉了。但是,只要我一闭上眼,罗荣桓政委抽着烟斗的亲切形象,以及他那种可亲可敬的音容笑貌,就会立即出现在我的面前,激励着我,鞭策着我------
王汝俊

  评论这张
 
阅读(1387)| 评论(1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